科教文化 > 正文

图表走势:雙龍探極中國南極科考35年 武大師生從未缺席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20日 13:07 來源:楚天都市報
昨日,“雪龍2”號(前)與“雪龍”號向中山站挺進 新華社發

彩票2345图表走势 www.pqonoc.tw   “雙龍探極”正在進行中

  中國南極科考35年 武大師生從未缺席

  □楚天都市報記者柯稱 通訊員吳江龍 徐永芳

  日歷標簽

  1984年11月20日,我國首支南大洋、南極洲考察隊從上海出發。武漢大學鄂棟臣教授和其他500多人一起,穿越南北半球,航程二萬六千多海里,最終登陸南極洲南部的喬治島,建立了我國第一個南極科學考察基地——中國南極長城站。

  昨日,中國第36次南極科學考察隊搭乘的“雪龍2”號極地科考破冰船抵達南大洋普里茲灣浮冰區,即將為它的前輩“雪龍”號破冰開道,盡量靠近中山站?!八郊苯晌夜乜瓶嫉男魯L?。

  在“雪龍”號上,武漢大學中國南極測繪研究中心在讀博士生曾昭亮,正興奮地等待著自己的圓夢時刻。至此,從他的老前輩鄂棟臣教授算起,武大師生已經連續35年參與我國歷次南極科考任務。該校200余名師生,在那遙遠的萬古冰原上留下了數不盡的艱辛和淚水,也收獲了數不盡的榮譽與感動。

  開拓

  鄂棟臣寫下生死狀見證一個時代開啟

1989年1月鄂棟臣在自己建立的中山站大地原點
1989年1月鄂棟臣在自己建立的中山站大地原點

  說到南極,人們首先想到的是冰雪、極寒和可愛的企鵝。而湖北人,總會驕傲地說出一個名字——鄂棟臣。

  時光回溯到1984年11月20日。上?;破紙劭?,“向陽紅10號”遠洋科學考察船和海軍“J121”打撈救生船汽笛長鳴,在鼓樂聲和鞭炮聲中徐徐離港,駛向陌生的地球最南端。

  時年45歲的武漢測繪學院教師鄂棟臣,站在“向陽紅10號”甲板上心潮澎湃——彼時,已有十多個國家在南極洲建立了四十多個常年考察基地和一百余座夏季站,剛剛申請加入《南極條約》的中國,還是沒有話語權的“二等成員”。這個曾經的放牛娃,因為在測繪領域已做出一番成就,被委任為中國首支南極科考隊的測繪班班長。他決心和其他隊員一起,改變現狀。

  越是遠大的理想,越會遭受艱難的考驗。當考察船駛入狂躁的西風帶,鄂棟臣便感受到死神如此之近。在12級臺風的蹂躪下,船上的隊員艱難地維持著身體平衡,甚至有人開始寫遺書。船長告訴鄂棟臣,船上帶了很多黑色的大塑料袋,那是準備裝遺體的。

  這些,鄂棟臣從未和夫人王紫云說起。出發前,他們已經有了3個孩子,王紫云不能理解丈夫為什么要去冒險,遲遲不肯在“生死狀”上簽字。最終,是鄂棟臣毅然決然地自己簽下名字?!熬褪撬懶?,我也光榮?!?/p>

  1984年12月30日,考察隊54名隊員率先登上喬治王島,五星紅旗第一次插上了南極洲。

  科學考察測繪先行,要完成建立首個中國極地科考站的任務,必須從繪制自己的南極地形圖做起。鄂棟臣和其他隊員都住在塑料帳篷內,每天扛著測繪儀器工作十幾個小時,依靠簡陋的工具,用半個月的時間完成了站區選址與地形測繪,隨后他們完成了我國第一幅南極地形圖。

  1985年2月20日,農歷大年初一,考察隊給全國人民送上了一份新年大禮:中國第一座極地科學考察站——長城站正式建成。

  這次首征,只是鄂棟臣“極地人生”的開端。此后,他又6赴南極、4探北極,參加了我國南極中山站建站、北冰洋考察、北極黃河站考察等國家級重大科學考察,他還主持命名了300多個中國南極地名。

  今年2月,被譽為“極地測繪之父”的鄂棟臣,走完了他的傳奇一生。

  繼承

  武大在讀博士生全球第一個登上極地最高點

2005年,博士生張勝凱成為登上南極內陸最高點的全球第一人。
2005年,博士生張勝凱成為登上南極內陸最高點的全球第一人。

  鄂棟臣走時,沒有遺憾。在他首征南極之后,我國每年都會派出南極科考隊伍,而武漢大學師生從未缺席。

  1995年,武大博士生萬幼川開啟了武大派出在校生參加南極科考的先例;2000年,被稱為“極地上的一朵紅梅”的博士生周春霞,成為湖北省第一位參加南極科考的女性;2001年,博士生龐小平“帶上房子,遠征南極”。

  還有新婚第二天就踏上南極征程的博士生楊元德;被困浮冰饑寒交迫靠一塊巧克力維持生命的博士生黃繼鋒;奶奶去世面向祖國方向跪拜的越冬考察隊員杜玉軍等……該校成為全國高校大學生參加南極科學考察時間最早、人數最多、成果最豐碩的高校。

  這些勇闖極地的年輕人中,鄂棟臣的學生張勝凱經歷極為特殊。2004年,我國決定前往人類歷史上從未到達過的南極內陸冰蓋最高點——DOMEA開展科學考察。正在讀博士的張勝凱,承擔起尋找并測定這個未知點的重任。

  2005年1月18日3時16分,張勝凱作為導航員和測量員,引導另外11名隊友一起,克服重重艱難險阻,成功登頂南極內陸冰蓋最高點?!澳銜?0度22分00秒,東經77度21分11秒,海拔4093米?!比死嗍狀尉疾饣婺霞諑獎親罡叩?,張勝凱還把從武漢大學帶去的三腳架和測繪標志墩,永久埋設在那里。

  “那次行程,比我們的預想更艱險?!比緗?,42歲的張勝凱是武大中國南極測繪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副教授。他回憶道,他們出發前曾到天山和西藏進行高原訓練,結果在南極接近登頂才發現,這里氣壓更低、氧含量更低,相當于西藏海拔5000米的水平。

  張勝凱也在那次任務中經歷生死一刻?!澳霞釵O盞氖潛嚴?,往往深不見底。我那次就不慎一條腿掉了進去,趕緊趴在裂隙邊緣,用兩只手死死撐住了,如果整個人掉進去,誰也救不了?!閉攀た匾?。

  當然,南極不僅有讓人畏懼的天險,也有讓人向往的自然奇觀。張勝凱如今最想念的,是憨態可掬的企鵝們,“它們不怕人,喜歡近距離觀察我們,有時候會跟著我們走一整天?!?/p>

  2008年,張勝凱再次前往南極DOMEA,參與建立了我國第三個南極科學考察站——昆侖站,標志我國南極考察實現從大陸邊緣到內陸的跨越。

  發揚

  年輕一代開展更廣泛的極地研究

2009年10月,王澤民隨第26次南極考察隊出發
2009年10月,王澤民隨第26次南極考察隊出發

  如今,武漢大學中國南極測繪研究中心有20多名老師,他們全部都有極地科考經驗,中心目前有60多名在讀碩士、博士研究生。

  張勝凱說,現在師生們參與南極科考,比當年條件得到了極大的改善?!暗筆蔽頤鞘紫紉朔氖巧婀?,安營扎寨、通電、取水、做飯都要自己解決?!閉攀た檣?,現在中國已經建立了四座南極科考站,第五座科考站羅斯海新站也在建設中,隊員們有廚師照料生活,有龐大的車隊,還有固定翼飛機,通訊情況也比當年強多了,隊員們常上網給他發南極的照片。

  也正因如此,近年隊員們出征時,少了一份凝重,多了一份浪漫。今年初,曾在武大讀博的李航,將他在南極科考500多天里拍下的10萬張照片,整理出書。這些美輪美奐的照片,登上了央視和美國《自然》期刊,并在互聯網上走紅,讓人們見識了科考隊員別樣的日常。

  35年來,中國南極考察已經從“抵達南極”走向“研究南極”,研究方向也在不斷拓展,從只研究冰川到研究大氣、海洋、天文、地磁、物理、生物等各個領域,從單一學科到跨學科研究。記者發稿前,武大中國南極測繪研究中心副教授趙羲,正在澳大利亞準備飛往中山站和36次南極科考隊會合。她參與的,正是一個全新領域的科考項目。

  趙羲的同事、副研究員季青,是鄂棟臣的“徒孫”。他在今年完成的第35次南極科考中,負責海冰、氣象和水文的觀測,長期在科考船上作業。西風帶一個大浪能有十幾米高,一邊暈船嘔吐,一邊工作是季青的日常。

  季青乘坐的,是我國1993年從烏克蘭購置并改造的破冰船,中國極地科考功勛“雪龍”號。而目前正在和它結伴奔赴南極的“雪龍2”號,是中國第一艘自主建造的極地科考破冰船。它是全球第一艘船艏、船艉雙向破冰的科考船,能以2—3節的航速在冰厚1.5米+雪厚0.2米的條件下連續破冰航行,可實現極區原地360°自由轉動?!把┝?”號破冰能力、抗陣風能力、甲板設備抗低溫性能均大幅加強,可以把原來僅限夏季的考察延展至春季和秋季。

  “雪龍2”號上,還載有我國最新研制的水陸兩用多功能車“南極2”號,它應用了新材料、新工藝,提升低溫性能和耐磨性能,能夠在-41℃工作,后車還加入了空調系統和新風系統。中國第36次南極科考隊副領隊魏福海介紹,近年來,已有越來越多的國產化、智能化裝備加入南極科考。

  對話武漢大學中國南極測繪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澤民

  遠赴極地是為更好給地球把脈

2019年11月7日,“雪龍2”號與“雪龍”號兩艘極地科考破冰船在澳大利亞短暫相聚。新華社發
2019年11月7日,“雪龍2”號與“雪龍”號兩艘極地科考破冰船在澳大利亞短暫相聚。新華社發

  從1984年第一次派出南極科考隊,已經過去35年,我國的極地科考取得了哪些成績?湖北的科研人員做了哪些貢獻?人們又為何要不遠萬里奔赴那個冰封世界?日前,記者專訪了武漢大學中國南極測繪研究中心副主任、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理事長王澤民。

  記者:我國為什么要花這么大力氣搞極地科考?

  王澤民:首先是要維護國家利益,作為一個大國,我們不能缺位。然后是科學本身,兩極地區環境具有原始性,極少受到人類活動影響,具有“指示器”的功能,比如武漢氣溫升高不能說明全球變暖,但南極升高就很成問題;兩極環境非常敏感和脆弱,因此具有“放大器”的功能,如果全球氣溫升高1℃,南極可能升高2℃-3℃;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兩極還具有“總開關”的功能,它通過洋流左右著全球氣候變化的趨勢,災難片《后天》里面就有體現。總的來說,去兩極科考更能全面和深刻的理解全球環境變化和背后的機理。

  記者:湖北、武大做了哪些貢獻?

  王澤民:我們中心的長項是遙感測繪,一方面是為極地科考提供保障,比如極地測繪基準、南極地形測繪、極地數字制圖、極地地理信息系統方面;另一方面也直接研究環境問題,比如極地冰雪遙感、極地海冰特征參數與變化監測等方面。有分析表明,全球80%以上的極地研究成果是基于遙感數據產生的。

  武大方面除了我們測繪中心,還不間斷派出過物理學、生物學、政策研究、醫療、后勤保障方面的人員。中科院測地所、中科院水生所、中國地質大學(武漢)也都派出過隊員。另外,從2008年起,武漢商學院連續11年服務南極科考,20余人次接力往返南極擔當“大廚”。下個月,該校又會有一名2019屆畢業生抵達南極。

  記者:聽說您去過4次南極、4次北極,應該見證了我國極地科考事業的發展過程?

  王澤民:我參加極地科考時,恰恰是極地科考陷入瓶頸期之時,可以說我見證了我國南極科考的最低谷以及觸底反彈后的蓬勃發展。1996年,我第一次參加南極科考,是第13次科考隊13名隊員之一。結果發現隊伍里只有我一個人是度夏科研人員,其他人都是要留在長城站度冬的維護人員。這在我國極地科考中是唯一的一次。好在,2000年后國家對極地科考再度重視起來。2006年后,我國陸續開始了多個極地科研專項,投入大幅提升,極地科考真正進入到飛速發展期,科考隊員隊伍不斷擴大,裝備也越來越現代化。

  記者:科普活動也是極地研究人員的任務之一?

  王澤民:的確是這樣。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是全國唯一的省級極地考察學會,科普是我們的重要使命,我們采用視頻連線的方式,讓在極地的科考隊員和武漢的學生直接對話。學生們從極地科普中,首先收獲的是環保理念的提升。我們的科考隊員,在南極不僅見證了環境變化帶來的冰川退縮消融,也見過隨海洋漂來的人類垃圾,在動物尸體中也發現過塑料物,這些應該講給孩子們聽。

  記者:未來有什么新的打算?

  王澤民:根據李德仁院士的構想,我們希望爭取推進“三極協同研究”,也就是南北極和青藏高原協同研究。如果通過立項,將是一項國際合作的“超級大科學工程”,會對全球環境變化研究產生深遠影響。

  中國南極科考大事記

  1984年11月20日

  中國首次南極考察編隊從上海啟航赴南極洲

  1985年2月20日

  中國第一個南極科學考察基地——長城站在南極洲喬治王島落成

  1985年10月7日

  中國成為《南極條約》協商國成員

  1989年2月26日

  中山站建成

  1999年1月8日

  中國第十五次南極考察隊第三次內陸冰蓋考察隊乘雪地車抵達冰穹A

  2005年1月18日

  中國南極內陸冰蓋昆侖科考隊順利登上南極內陸冰蓋的最高點

  2009年1月27日

  我國首個南極內陸考察站——昆侖站建成

  2014年2月8日

  泰山站正式開站

  2017年5月23日

  第四十屆南極條約協商會議在北京開幕,中國首次擔任南極條約協商會議東道國

  2019年10月

  “雪龍2”號中國科考船與“雪龍”號先后出發,開始我國第36次南極科考

(編輯:裴春梅)
關鍵詞: